玄江会>穿越历史>大齐少女模拟 > 1 骨料破身
    秦湘君此时被一个陌生且庞大的身躯负压在床上,白日里清纯温和的脸庞装满了恐惧。

    衣物被粗鲁地拽开,暴露出颤抖的裹着肚兜的双峰,身上呼吸一窒,毫不犹豫地向少女凸起娇乳袭去。饱满而圆润,涨实感诱得人不由自主的肆意把玩,甚至像个婴儿一样上嘴吮吸,逼得身下少女止不住的挣扎颤抖。

    “兄、兄长,哈啊——求您了……放了我吧,我们是兄妹,今夜的事儿,我不、啊——不会说出去的。”

    看着瘫软在自己怀里拼死抵抗的庶妹,秦贤文真心感到愉悦,这可是他心悦已久的人儿呐。从她十二岁发育为开始,短短两年时间就长成了这样一幅可口模样,要不是父亲不允许,母亲早在半年前就将她嫁人作妾了。虽然庶妹会吐露出些不太好听的话语,但他也是知道两人是心意相通的,不然怎会在这个夜晚约他见面了。

    秦湘君在听说主母要把她送到父亲的直属上司当小房时才过完自己的十四岁生日。笑话,如果嫁给那个近知天令的肥猪的话,那她这长达近六年的努力算什么?她忍辱负重可不是给谁当什么小妾的,只要在今晚逃出书院就行了,只要能离开秦家就行了。

    谁知道,本该是她特意观察过的,专挑左右宿友不在,警卫最少的时辰,谁知道在转假山时遇到这个喝醉的酒鬼?!

    她被秦贤文一路连拖带抱地带回宿舍,一阵强迫式肌肤接触后,整个人娇喘吁吁,香汗尽出,却依然试着推开嫡兄的胸膛。

    真惹人怜爱。秦贤文几乎发狂地想。好在他记得少女是第一次,是新婚之夜,所以他把保存得好好的白色绣花绢垫在了它的创造者雪臀之下,只待有贞洁的血泪来使它升华。

    通过月光,认出了手绢花纹的秦湘君欲破口大骂,但每一个字都被支配方吻住——给吃进嘴里了。

    一边吻,还一边手脚不干净,竟然是掰开了她的大腿,暴露出纯洁的门户花穴,馒头般的阴户,没有毛发,细腻光滑,已经湿润得淌出蜜水,新鲜得像道佳肴,吸引所有人深入品尝。

    秦湘君此时被一个陌生且庞大的身躯负压在床上,白日里清纯温和的脸庞装满了恐惧。

    衣物被粗鲁地拽开,暴露出颤抖的裹着肚兜的双峰,身上呼吸一窒,毫不犹豫地向少女凸起娇乳袭去。饱满而圆润,涨实感诱得人不由自主的肆意把玩,甚至像个婴儿一样上嘴吮吸,逼得身下少女止不住的挣扎颤抖。

    “兄、兄长,哈啊——求您了……放了我吧,我们是兄妹,今夜的事儿,我不、啊——不会说出去的。”

    看着瘫软在自己怀里拼死抵抗的庶妹,秦贤文真心感到愉悦,这可是他心悦已久的人儿呐。从她十二岁发育为开始,短短两年时间就长成了这样一幅可口模样,要不是父亲不允许,母亲早在半年前就将她嫁人作妾了。虽然庶妹会吐露出些不太好听的话语,但他也是知道两人是心意相通的,不然怎会在这个夜晚约他见面了。

    秦湘君在听说主母要把她送到父亲的直属上司当小房时才过完自己的十四岁生日。笑话,如果嫁给那个近知天令的肥猪的话,那她这长达近六年的努力算什么?她忍辱负重可不是给谁当什么小妾的,只要在今晚逃出书院就行了,只要能离开秦家就行了。

    谁知道,本该是她特意观察过的,专挑左右宿友不在,警卫最少的时辰,谁知道在转假山时遇到这个喝醉的酒鬼?!

    她被秦贤文一路连拖带抱地带回宿舍,一阵强迫式肌肤接触后,整个人娇喘吁吁,香汗尽出,却依然试着推开嫡兄的胸膛。

    真惹人怜爱。秦贤文几乎发狂地想。好在他记得少女是第一次,是新婚之夜,所以他把保存得好好的白色绣花绢垫在了它的创造者雪臀之下,只待有贞洁的血泪来使它升华。

    通过月光,认出了手绢花纹的秦湘君欲破口大骂,但每一个字都被支配方吻住——给吃进嘴里了。

    一边吻,还一边手脚不干净,竟然是掰开了她的大腿,暴露出纯洁的门户花穴,馒头般的阴户,没有毛发,细腻光滑,已经湿润得淌出蜜水,新鲜得像道佳肴,吸引所有人深入品尝。

    秦湘君此时被一个陌生且庞大的身躯负压在床上,白日里清纯温和的脸庞装满了恐惧。

    衣物被粗鲁地拽开,暴露出颤抖的裹着肚兜的双峰,身上呼吸一窒,毫不犹豫地向少女凸起娇乳袭去。饱满而圆润,涨实感诱得人不由自主的肆意把玩,甚至像个婴儿一样上嘴吮吸,逼得身下少女止不住的挣扎颤抖。

    “兄、兄长,哈啊——求您了……放了我吧,我们是兄妹,今夜的事儿,我不、啊——不会说出去的。”

    看着瘫软在自己怀里拼死抵抗的庶妹,秦贤文真心感到愉悦,这可是他心悦已久的人儿呐。从她十二岁发育为开始,短短两年时间就长成了这样一幅可口模样,要不是父亲不允许,母亲早在半年前就将她嫁人作妾了。虽然庶妹会吐露出些不太好听的话语,但他也是知道两人是心意相通的,不然怎会在这个夜晚约他见面了。

    秦湘君在听说主母要把她送到父亲的直属上司当小房时才过完自己的十四岁生日。笑话,如果嫁给那个近知天令的肥猪的话,那她这长达近六年的努力算什么?她忍辱负重可不是给谁当什么小妾的,只要在今晚逃出书院就行了,只要能离开秦家就行了。